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给画仙打工的日子

正文第十四章:吃人的小屋

[更新时间] 2019-03-14 00:40:40 [字数] 3117

“人..人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王父忽然觉得,刚刚那一嗅,似乎是闻出了一些不同于猪肉的味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感觉比生猪肉的味道还要腥腐一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里,他不禁往后退了退,却一脚踩在了新鲜的鸡屎上,顿时臭味肆意,已然压过了猪槽里传出的腥腐气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连秦佪也被这新鲜碾压出来的鸡屎臭味儿给熏到了,急忙屏住了呼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秦,你确定是人骨吗?”柯罗捂着口鼻,瓮声瓮气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去房里看看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佪转身,朝王思亮的小屋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柯罗紧随其后,王父蹭了蹭鞋底,也跟着走了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吱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门被秦佪推开,一股难言的怪味儿窜了出来,熏得三人头昏脑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王思亮是生产毒气的吗,怎么他这里各种臭味儿都有,简直臭煞八荒啊!”柯罗实在受不了了,跨出的脚又收了回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柯罗和王父皱眉痛苦的模样,秦佪说道:“你们就留在外面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秦,辛苦你了。”说完,柯罗捂着口鼻,彻底退了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王父看了看秦佪,又看了看柯罗,有些纠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他刚往屋里跨进一步时,再次被那难言的怪味儿给熏得来双眼迷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咳咳咳!小秦,就麻烦你了,我和小柯给你把风。”说完,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同柯罗一起,站在了小院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佪勾了勾唇,继续朝里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屋里采光不好,很阴暗,而且很潮湿,一股霉臭味夹杂在那股怪味儿里,时浓时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适应了屋内的昏暗光线后,秦佪朝周围看了看,发现屋里的房间并不多,除了所处的正堂外,就只有三间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间房的房门都没有关,透过敞开房门,可以将里面的情况看个大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稍大的那间应该是王思亮的卧房,有张单人床和一个衣柜,还有个对着窗户的写字台和一张木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卧房的窗户是双开玻璃窗,玻璃上贴了几张报纸,敞开着,窗外正对着树林,视野极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稍小的那间应该是储物间,里面乱七八糟地堆了很多东西,靠墙的地方还立着一个博古架,上面放满了瓶瓶罐罐,里面盛着像是药酒之类的液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佪没有去卧房,而是直接朝储物间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储物间里没有窗户,整个房间都充斥着难言的怪味儿,有霉臭味儿,也有酸腐的气息,还有药酒的味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储物间的地上堆放着许多被子和衣物,还有一些鞋子散放在地上,款式各异,尺码不一,全都脏污不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那些鞋子后,秦佪又仔细在那堆杂乱的衣物里搜寻了一番,发现那些衣服裤子的款式和尺码也不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了这些发现,秦佪心中的线索愈发清晰了,他朝靠在墙边的博古架走去,发现药酒瓶里面泡的东西千奇百怪,有老鼠、有蜈蚣、有蛇、有虫子,还有...眼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佪凝眉,走到了那些泡着眼球的药酒瓶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拿起其中一瓶药酒,左右摇晃了几下,里面的眼球也跟着前后晃动,并在药酒里浮浮沉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放下药酒瓶,秦佪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双医用橡胶手套,戴好后,再次拿起那瓶药酒,将瓶塞拔出,从里面掏出了那颗眼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一颗直径2.3到2.4公分左右的眼球,在泛黄的白色球面上布满了红血丝,上面的瞳孔已经放大,并且浑浊,呈灰黑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佪将眼球拿在手上捏了捏,发现弹性已失,有些绵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一颗泡了有些时日的眼球,成年人的眼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将眼球放回药酒瓶后,秦佪看向了博古架上其他那些泡着眼球的药酒瓶,发现有些瓶子里泡着不止一颗眼球,他粗略地数了数,竟数出了五十多颗眼球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色泽上看,这些眼球泡在药酒里的时日各不相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些眼球里,会有屈小波的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次凝视了一会那些泡着眼球的药酒瓶后,秦佪走出了储物间,朝最后一间房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间房从门外看进去,似乎并不大,但走进之后,才发现别有洞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一间厨房,里面有个很大的灶台,正对着敞开的窗户,上面放着一口大铁锅,下面塞满了柴火,在灶台的旁边,放着许多土陶坛子,里面似乎腌制着什么东西,有股浓重的咸味儿飘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往里走,空间变得更大,大概有六平米左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地上挖出了许多坑,下面烧着火,但没有火苗,只有烟雾冒出,坑里放着许多正在熏制的腊肉,烟熏味十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那些坑的上面,挂着五排已经熏制好的腊肉,金灿灿的,带着腊肉独有的香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些腊肉有腿部的位置,有坐墩的位置,也有肋条的位置,只是从形状上看,不全是猪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佪看向头顶那些腊肉,吸了吸鼻子,寻着味道找去,终于在最里面的角落里,找出了疑似人腿熏制的腊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靠近其中一串腊肉,仔细地嗅了嗅,终于将这个味道和之前闻到的味道联系起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那个冒失鬼,那个在山路上撞他的冒失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时他手里就拿着一串腊肉,是肋条的位置,那股味道,就和现在闻到的味道一样,在熏制腊味里面夹杂着人肉的气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通过味道,他又找出了其他几串疑似人体部位的腊肉,它们串在角落里,和这些疑似人腿的腊肉一样,被熏制了很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单凭这些疑似人体各部位的腊肉,无法对死亡人数做出判断,但疑似人腿的腊肉有七串,四串是大腿的位置,三串是小腿的位置,看肉质,应该熏制了很长的时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般来说,制作腊肉,周期在一个月以上,由此可以判断,这几条腿的主人,至少死于一个月甚至数个月前,而屈小波的失踪时间,还不到一个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后,秦佪转身,回到了厨房里,蹲在了那些陶土坛子前,并将其中一个坛子的盖子揭开,朝里面望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里面放着抹了盐的肉,皮向下,肉向上,肉被翻炒过,还有花椒香味溢出,应该是才开始腌制不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佪用手扇了扇,在花椒味和盐味里面嗅出了其他味道,人肉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也是人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佪又揭开了其他几个坛子的盖子,同样发现有人肉,不过,也有其他动物肉,但人肉居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些人肉都是才腌制的,从时间上判断,不会超过一个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里,秦佪心中一紧,眉头也深锁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秦,怎样,查到什么线索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秦佪出来后,柯罗急忙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佪深呼吸了一口气,尽管小院里还充斥着鸡屎味儿和猪圈里传出的臭味,但和房间里的各种怪味儿相比,竟也好闻一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揉了揉鼻子,秦佪沉声道:“报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王父紧张地问道,并伸着脖子向里面张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佪取下手套,递给了柯罗,“帮我收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柯罗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塑料口袋,将手套收好后又放回了兜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找到尸体了?”柯罗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尸块。”秦佪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王父大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佪将里面的情况告诉了柯罗和王父,两人听完后均是一阵恶寒,尤其是王父,他还买过王思亮的腊肉吃,只是不知道当时吃的是不是人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我报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心里干呕了一下后,王父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地拿出了手机,拨出了派出所的电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啥,李所长在吗?我要报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杀..杀人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开玩笑,真的杀人了,有尸体,不,是尸块,被肢解了,你们快来吧,在王傻子,王思亮的家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有乱说,你们快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貌似派出所的人不太相信的王父的话,王父又和他们解释了一会,才挂掉电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说很快就过来,让我们暂时别离开。”王父看向秦佪和柯罗,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秦佪点了点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坛子里面的尸块是屈小波的吗?”柯罗看向秦佪,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佪摇了摇头,“不能确定,但那些尸块才被腌制,受害者的死亡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除了屈老师,最近还有人失踪吗?”柯罗看向王父,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在小文被袭后,就没有听说过有谁失踪了。”王父摇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王父这话,柯罗垂下了头,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佪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也不见得就是屈小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去那边透透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柯罗觉得胸口闷得慌,转身朝林子慢慢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佪明白柯罗此刻的感受,也就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跟王父一起,守在小院门口,等着民警的到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看那间小屋,秦佪突然觉得,它就像掩藏着山林里的吃人恶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父叹了口气,从兜里拿出了烟盒,抽出一根香烟点燃,深吸了一口气后,再缓缓吐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看来,小文算是死里逃生了。”王父幽幽说道,只是口吻听起来丝毫没有庆幸的感觉,反而越发沉重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秦佪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用力地吸着香烟的气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闻过了那么过可怕又恶心的味道后,秦佪突然觉得,香烟的味道也挺好闻的,至少强过用人肉腌制的腊肉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子里突然传来了一阵躁动,随后就听到了柯罗的大喊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
 
     
xglhc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