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悄然情动:雪浮,别想逃

正文第六十一章 不过是有人愿意包容你的一切

[更新时间] 2019-03-13 21:31:28 [字数] 2304

这一天邪珊正在做作业的时候,忽然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一个身影正在从后方向自己靠近。邪珊潜意识里面以为是雪浮,于是立刻转了过来。可是邪珊看到的不是雪浮,而是一个看上去不知为何十分羞涩的女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邪珊觉得认错了人很尴尬,但是还是对着那个女生笑了笑,“有什么事情吗?”。阮清月是个长得并不漂亮的女孩,看上去十分的普通,而且她的家里面家境不是很好,所以在她小心翼翼靠近了自己仰望的那个王子的时候,心中的紧张无以言表。阮清月未曾想到邪珊会对自己笑,所以阮清月抱着手中的笔记站在原地愣了几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清月?我没叫错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阮清月这才从麻痹的神经中解放出来,阮清月将头发别到了耳朵后面,以此来掩饰自己的紧张。“没叫错,我就是阮清月”。邪珊笑了笑,等着阮清月说话。阮清月又傻傻的愣了几秒,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我是想问问你这里是怎么回事,老师将的时候我没有听太清楚”阮清月指着笔记中的几行字问邪珊。邪珊回想了一会和阮清月细细的解释了一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的,我懂了,谢谢你”,阮清月笑着伸出了自己的手,想要表示感谢。可是邪珊看到阮清月的这个举动却有些不解,这个女孩是怎么了,同学之间为什么这么客气呢?不过看着阮清月期待的目光,邪珊还是伸出手握了一下她那双有些粗糙的手,然后邪珊迅速的放开了。“没事的,不用这么客气”邪珊说完就转过去继续写自己的习题了。阮清月也十分开心和满足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阮清月很清楚老师说的是什么,毕竟她和邪珊的成绩差的很少,所以很容易就就可以理解老师讲的东西。阮清月之所以今天鼓足了勇气迈出了这一步,实际上是因为今天翻看笔记的时候,恰好看到了这几行字,想起了那天记录这些笔记的时候。那时候夕阳西下正好从窗户外面洒落下来,照射在邪珊白色的毛衣上。邪珊温柔而又帅气的侧脸,配上那个如寒冬大雪中眼光一般温暖的笑容,让阮清月彻底沦陷在了这个美妙的梦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阮清月想着,如果,只是如果,邪珊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王子,而自己就是那个被生活折磨得透不过气来的灰姑娘,那么今天的自己也就应该勇气去参加王子的舞会,让彼此相遇。这也就是为什么阮清月虽然一直暗中远远看着邪珊,但是却在今日迈出了最重要的一步的原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雪浮发现自己的脑海中越来越多的浮现出了银炙杏飞的脸,只想着和银炙杏飞一起玩闹的时光。这不,刚一下课,雪浮就急急忙忙走出了教室站在走廊外面一边看风景一边等着银炙杏飞过来和自己吹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看,那多白色的云彩像不像是一个女王”雪浮和银炙杏飞此刻正趴在走廊边上看着远处的白云。银炙杏飞顺着雪浮指的地方看了过去,“像,很像”。银炙杏飞又往旁边一看,激动的说道,“你看那多云像不像是一只狗,和我家里面的那只好像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雪浮随意瞥了一眼,摇了摇头,“根本就不像好吗,依我看更像是一个老头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头子,你是要笑死我吗?就是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头,老头,就是老头。你没看到他带着一顶帽子的吗?怎么可能是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不是帽子,那是狗头好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狗!”“帽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狗狗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帽子帽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人就这么争执了一番,最终还是银炙杏飞先认输。雪浮见银炙杏飞最终认输了,十分的开心,很自得的说道,“看吧,说不过我”雪浮又接连指了好几朵白云给银炙杏飞看,“你看那是一只白鹤,那是赖皮蛇,那是鲤鱼,那是……”。银炙杏飞再没有说话,雪浮说一句他就随意瞟一眼,然后十分认同的点了点头。但是很快他的目光又重新回到了雪浮的身上,看到这个时候跟个孩子一样激动的雪浮,银炙杏飞宠溺的笑了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曾经有人说过,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一样的叶子,也没有两个完全一样的人,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是夜空中那颗独特的星星,是夜空中最美的烟火。直到很久以后他们才会渐渐的明白,所谓的独特的自我,所谓的个性,所谓夜空中最璀璨的烟火不过是因为那时候你的的身后恰好有那么一片夜空包容着你的小脾气,爱着你的每一分每一寸菱角而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雪浮和银炙杏飞在外面看云彩的时候,教室里面的三个人却有些吃醋了。表达的最明显的一个人就是蓝剑天,此时蓝剑天和利寻景以及晋小飞凑到了一起,看着窗子外面笑的似一朵花似的两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蓝剑天鄙视的看着雪浮,“这就是喜新厌旧呀,你看看现在一下课就往外面跑,和我们都说不上几句话”。利寻景也十分认同的点了点头,确实最近不怎么和他们一起打闹了。不过利寻景更好奇的是哪个和雪浮站在一起的人究竟是谁,竟然和雪浮这么合得来,“话说那个人是谁呀,怎么有这么大魅力,把雪浮都拐跑了”。蓝剑天也未曾见过银炙杏飞,于是也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时候晋小飞突然发现了自己总算有些用武之地,于是自豪的站了出来,“看看你们,平日里真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连叶川中学,哦,不,应该说是在全国商业圈内都很有名的人都不知道”。听到晋小飞这段介绍,蓝剑天和利寻景都对站在雪浮身边那个又高又瘦颜值还特别高的人刮目相看。两人的好奇心可谓是十分强烈了,盯着银炙杏飞催促道,“赶紧说,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别磨磨唧唧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晋小飞对这些信息了如指掌,于是坐了下来不急不慢的说道,“话说本国有个著名的家族企业叫做庄月楼亭,你们都听说过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说过,听说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利寻景和蓝剑天也坐了下来仔细聆听晋小飞的讲解。晋小飞接着说道,“庄月楼亭那可不得了呀,可以说业内没有哪个公司或者集团单独和它抗衡。庄月楼亭是家族企业,已经存在了不知几百年。据说庄月楼亭创办者花家富可敌国,而银炙杏飞,诺,就是站在雪浮身边的那位,就是庄月楼亭董事长的亲外孙。所以说你们知道了为啥他在商业圈如此有名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蓝剑天和利寻景都惊掉了下巴,简直不敢相信原来站在雪浮身边的那个小子的家世居然如此唬人。蓝剑天感叹道,“啧啧啧,不得了,不得了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
 
     
xglhc开奖结果